念你若妻

  2008年5月1日,我任妮子在我家门口使劲的拍着门,哭着喊我的名字。我不应不理。后来我告诉她家里没人,她说我骗人,她说她就躲在我家门口的地下室入口的那根大柱子后面,看见我家客厅的灯亮了一下,又灭掉。这句话让我现在想起,心仍是一阵一阵的抽疼。是的,我骗人。那天我起来出来客厅,隔着铁门向外张望,没有望见她的影子,然后关了灯回屋,步履蹒跚,泪流满面。一年前的我,总是喜欢做一些伤人伤已的事情,言语乏味,面目可憎。
  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所以过尽千帆皆不是。我想把她放在心里,好好的想上一年,然后开开心心的忘掉,真的一年了,才发现我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那个人早已溶进了我的血,我的筋,我的骨。浑然一体,却不能生死不离。分开的时候,像骨肉剥离,血肉模糊。生疼生疼的,一直疼到现在。
  2005年年末,我们第一次相见。她穿着一件红色小袄,傻傻的齐刘海,安稳温婉。我手里拿着两杯奶茶,把其中一杯轻轻的放她的身旁,她知道是我,却不敢回头,在那静静的打着电脑,我在她身后静静的看着,一切如此默契。后来看她写的文章才知道,她管那叫尴尬,说她最终用她的口若悬河打开僵局,使我们相谈甚欢,我总觉得好像她写反了,但我真的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阳光很好,而她,很美……
  我记得她最喜欢看的书是《百科全书》,我曾笑着说要送她一套少儿版的《十万个为什么》。送过她两本书,一本《活着》,一本《山楂树之恋》。她都看的哭个稀里哗啦的。她是个心太善的女子。单纯的总以为这个世界上坏人只占极少数极少数的一部分,而且都住在火星上。她对我的人性本恶的观点颇不以为然,说我把人想的太坏。我不想害人,但我却不得不防人,我想有天她会渐渐明白。
  2008年4月30号,和妮子最后的分手,全因那天而起。在此之前,她曾说过五一要和我去领结婚证。只差一天。差一点,真的差一点。也许缘份只能到那个份上。我们曾一起去看房子,曾一起设计将来的家,也无数次的逛超市的日用品区,商量要添些什么什么。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里,无数的人在我身边来来往往,却没有人让我感觉接近幸福,没有人让我伸手去拉她。只有妮子,但拉不住了,分开以后才知道,在她的身边,我才最接近幸福。
  我一直当她是我的妻,但一直没有好好疼她。我床头的柜子装满了她送我的东西,银筷子,小老头老婆的手机挂链,杯子,小镜子……2008年我生日的时候,有人送我一条皮带,我想放进床前的小柜子,但打开柜门的时候,停了半天,最后关上柜门,转过头来,一脸是泪。那个柜子只放关于她的东西,别人的,都不行!
  记得那次和她一起去买衣服,一件蓝色的大衣,牌子好像叫佛莲达。她穿上去特别好看。但价格感觉有点贵,我一时没舍。她还安慰我说可以去网上买,很便宜。那时她已经会在淘宝上买东西了,而我还不会,我是离开她以后才学会的。因为再没有人可以帮我买相宜的洗面奶了。我到现在还是用相宜本草的洗面奶。而第一次给我买这款洗面奶的,也是她。那时她给我买了好多牌子,丁家宜,妮维雅,曼秀雷敦……后来她自己买件小熊维尼的蓝色大衣,衣服后面有只小熊,还配一件白色围巾,也有小熊的图案,说外贸的货,比商场里那件佛莲达的便宜多了。每次我一看她穿这件衣服我就难受,因为她穿佛莲达的那件蓝色大衣真的很漂亮。比小熊威尼的要漂亮多了。这件我现在想起,都会难受,都会骂自己小气鬼,骂自己自私。
  妮子没吃过豆腐脑,我想带她去吃,说六号院那里有家豆腐脑多好吃多好吃,说有时间带她去。平时我们都上班,等周日休息的时候,我却喜欢睡懒觉,起不来,结果也没带她去吃过。现在工作忙,每天都要早早起来,有时会喝一碗老豆腐,总想起当初告诉她要带她去吃豆腐脑,2008年的5月1日,她早上过来拍门的时候,一边拍一边喊:你答应要带我去吃你们单位旁边的豆腐脑的,你说话要算数!我说话没有算数,那天我喝老豆腐的时候,眼泪顺着脸颊滑进碗里。
  我们曾一起商议了很长时间,说要去开封,吃小吃。她甚至在淘宝上选好了一身情侣服,准备出发的时候和我一起穿上。总是因为各种事情一拖再拖,直到分开的时候都没有去成。我们除了大头贴,没有一张合影,我也没带她去哪里玩过,我们只在我们生活的那个小小的城市,逛逛公园,打打台球,玩玩电玩,上论坛找哪里有美食,然后约好就杀奔过去,打台球的时候她只是看,然后给我的对手下咒语,像个神婆。玩电玩的时候我管她叫“拿牌妞”。因为我买游戏币的时候就分她一半,然后等我玩完了,她还剩好多握手里没玩,所以我就给她起了这个外号。记得那时给她起了好多外号,不想再提了,一提就红了眼。
  擀面皮、土豆粉、鸡蛋灌饼、魔兽、3220、3230、超级矿工、凯旋快捷、三维大头贴、避风塘、五子棋、象棋、一首简单的歌……  
  我一年的时间,都在念着一个人,那个人,曾是我的妻……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7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