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

  济南的冬天凛冽干冷,却总是摆出一付天气很好的样子,阳光普照,四处飘洒,但一出去,却总是冻的要死。便少出去了,在屋里发呆也好。 
  坐在床边捧本书,拉开窗帘任阳光透过玻璃穿进来,落在身上,一点一点的温暖,这个冬天,的确冷了点。
  今天圣诞,一定会是很热闹的,那时还和她说着圣诞节批发点圣诞老人的帽子,面具去教堂门口摆摊卖,把挣来的钱用来大吃一顿。
  很多次告诉自己不要再想起,洒脱的放下,可以一个人勇敢的走。试着用很多办法遗忘,但到最后都只是自欺欺人,我注定忘不掉这个人,我曾说过:我要接爱,面对,最后放下。我只是不知道,放下一个人,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半年的时间,一想起,仍是像刚和她分开的时候,一样的悲伤,一样的心如刀割。这么长的日子,伤痛都不曾减少一丝半点。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每每打出这些东西,总是会湿了眼眶,我不想打,却身不由已。那人已成了我心里最柔软的伤,不能碰触,否则一定会让我痛彻心扉。
  这些天一直在听阿桑的《叶子》,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的网名叫叶子。我把它放进MP3里,在夜里一遍遍的听。“爱情原来的开始是陪伴,但我也渐渐地遗忘,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直到沉沉睡去。然后做梦,梦见她,梦见自己,梦见她和自己,一夜的梦,纷纷扰扰。记得她有时候给我讲她做的梦,条理清晰,情节连贯。我总说你做的梦怎么都像演电影,不知道分不分上下集,昨天晚上做上集的梦,今天晚上睡了接着演下集,多好,她会笑个不停。我以前睡觉很少做梦,但现在却经常做,但大多不完整,像片花絮幕,一个片断一个片断残缺不全,但我却记得分外清楚。因为在这些梦里,可以和她白头偕老,我记得梦里家中厨房的那三个“御膳房”的大字,也记得那部上面插着菜单的的小遥控汽车的样子,还有只哨子在我面前晃呀晃……
  那天早上醒来照见镜子,却发现鬓旁生了两根白发,白的晃眼。那些可以肆意任性的日子,叫做青春。但无论是任性还是青春,都已渐渐离我远去。只是现在,走的有点辛苦,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08年的圣诞,我在陌生的城市,看着陌生的烟火,想着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曾经牵手,生命线交错,年轻时我们放弃,以为那只是一段感情,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一生!生生的把她丢了,一辈子都会疼,选择不打扰她的幸福,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为她祈愿挂牵,祝她有好的前程,有疼她的人,一世平安!


[本日志由 周周 于 2008-12-31 09:58 PM 编辑]
上一篇: 写给妮子的信
下一篇: 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相爱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圣诞 叶子 牵手 陌生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33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