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苦女人和马撑起一个家(图文)

    嫁到李家18年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女儿夭折、儿子受伤致残、丈夫瘫痪……
    一次次变故让这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绝望,甚至一度精神失常,当别人都认为她要向命运屈服的时候,她却默默挺过来了。她力气小,就用所有积蓄买了匹小马充当劳力,这匹马就是她最大的依靠。两年来,女人和马,每天艰难地行进在山间小道上……

    17日傍晚,黔江白石乡复兴村5组的石灰溪山垭口,天热得让人心慌。
    42岁的张春秀拖着锄头,牵着一匹孱弱的枣红小马费力地爬上垭口,马背上驮着一大捆猪草。翻过这个垭口,就能看见家门口那座古老的石桥了。刚才在地里给红苕淋粪时,她的脚被土里的木棍刺出一个口子,一踩在地上就钻心的疼。张春秀一脸疲惫,双眼浮肿,一身破旧的衣服已被汗湿透,她停下来,靠在枣红马身上,抬起胳膊用衬衣短袖拭着脸上的汗水。不知怎地,眼泪掉了下来。
    18年前,也是这样的天气,同样是这个石灰溪垭口,张春秀也流泪了,长辈们都说,女孩子出嫁必须哭。那天,她穿着一身崭新的红。虽然在哭,但想到山脚下那个即将属于自己的家,想到婚后的美好生活,她忍不住暗自偷偷笑了。在一阵锣鼓声中,她翻过垭口,走过石桥,来到李家。从那天起,她成了李家的媳妇。
    转眼18年过去了,山脚下那个家等待她的,却是瘫痪在床的丈夫、右腿残疾的大儿子、3岁的小儿子、年迈的公公,以及屋后那个埋葬着她女儿的小坟堆。

女儿夭折,她哭瞎双眼
    她想“一切都可以重来”

    “我搞不懂啥子叫爱情,就感觉他可靠。”张春秀就这样经人介绍嫁到李家。
    李方述没有让妻子失望,两人没日没夜地劳动,喂猪、种菜,婚后短短几年,家里就添置起了电视、电饭锅等电器,后来,还买了VCD。在这个穷山沟里,这些都属于奢侈品。李家成为了当地少有的殷实户。
    1985年,女儿李秋惠出生,家里增添了几分甜蜜。但女儿活了10年,被病痛折磨了10年,直到她去世那天,张春秀仍不知道女儿究竟得了什么病。
    “就是成天喊这儿痛,那儿痛的。走遍重庆、黔江各大医院,家里积蓄都花光了,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1995年夏,10岁的李秋惠死在张春秀怀中。她久久不愿放下,整整哭了一天一夜后,张春秀什么都看不见了,几天后才模糊看见人影。李方述为妻子寻遍了各种偏方,3年后,张春秀眼睛终于康复。
    时间会淡化十年生活的悲哀。看到老实的丈夫和年幼的二儿子,张春秀心里也得到丝丝安慰,“一切都可以重来。”她依然对前景充满希望。

儿子残疾,她精神失常
    “我还有丈夫,我不能死。”

    1999年,上小学五年级的二儿子李洋不幸摔断了右大腿骨,做了3次大手术,欠了不少债,儿子的腿保住了,却终生离不开拐杖。直到现在,李洋右大腿里都嵌着钢板,医生说要等腿骨长好后才能再次做手术取出。
    当时,张春秀突然疯了,在听到医生说“这娃娃就算治好也是个残疾”时,她突然笑了,笑着冲出医院,逢人便笑嘻嘻地说:“残废!娃儿是个残废……”
    “她隔三岔五就发一次病,嘴里不停说着‘残废’,给她打针、喂药要几个男人按住才行。”说起妻子发病的模样,李方述直摇头。
    在丈夫的精心照料下,张春秀的疯病渐渐好了,可清醒后的她却想自杀:“老天爷对我太不公平了,真想一死了知,可我丢不下丈夫、孩子。”
    几个月后,张春秀慢慢平静。“我还有丈夫,我不能死。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和我一起分担。”一想到可靠的丈夫,张春秀什么都不怕了。她决定为丈夫生个健康儿子:“我晓得养起困难,但别人家都有活蹦乱跳的儿子。”

丈夫瘫痪,她哭不出来
    “至少这个家还是完整的”

    家庭背上了沉重的包袱,2004年3月,李方述到新疆某煤矿挖煤。“我只挖一年,等把欠的7000多元债还了,将儿子做手术取钢板的钱凑齐了,我就回来。”张春秀期待着丈夫回家后的幸福生活。
    当年11月,丈夫终于回家了,但却是让人抬回来的。
    李方述腰部以下完全瘫痪。其实,早在当年4月,李方述就在一次事故中受伤,在新疆治疗期间,他一直没敢告诉张春秀,他怕妻子又犯疯病。直到回家前夕,为让妻子有思想准备,他才找人带了口信,但只说“受了伤”。
    李方述忘不了回家那天,当他在亲人帮助下出现在石灰溪山垭口时,他远远就看见在厨房边进进出出忙着做饭迎接丈夫回家的张春秀。“当我回到家时,她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昏倒,疯掉,甚至没有哭。看到我被几个人抬着,看到我身边的轮椅,她愣了好久,只红着眼说了句‘你回来了’,就将我抬上轮椅坐好,又去忙伙食了。”
    “我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以为只是受了点伤,但只要人还在,这个家就是完整的,这比什么都强。”命运的几多挫折已让张春秀学会了坚强。
    瘫痪的丈夫、残疾的儿子、年幼的孩子、年迈的公公、8亩责任地的农活、更多的欠债……这些就是张春秀期盼了好久的幸福生活。有人劝她改嫁,张春秀拒绝了。她说不清楚什么叫感情,什么叫责任,只知道“这个家还是完整的”。

悲苦家庭,她独自扛着
    小马成为她唯一依靠,家却是她的精神支柱

    邻居们都说张春秀能干,“干起活来像个男人。”但她毕竟是个瘦弱的女人,常常力不从心。
    山里的道路解放前是一条古盐道,山里好多人家至今有用马驮粮食、肥料等生产物资的习惯,张春秀也想买匹马,但她没钱。去年2月,她卖掉两头猪,花1140元买回一匹才4个月大的枣红小马。
    这匹马的到来让张春秀找到了生活的依靠。因为,在这个家里,能帮她分担劳累的,就只有这匹马了。
    一家人就靠她了。每天天没亮,张春秀就起床了,做好早饭,她就牵着马出门了。干了一天活,晚上回来,她给孩子们做饭洗衣服,还要帮丈夫洗澡、按摩,每次都要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抱起丈夫沉重的身体。
    养猪是这个家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但每年喂那么多猪,他们从来没为自己留下一头。今年,张春秀又养了10头,所有猪草都得从地里运回来,所有种庄稼的肥料都得从7公里外的镇上运回家,再搬到地里去。这些,都要靠这匹小马。
    两年来,从清晨太阳露出第一缕阳光,直到夕阳最后一线光辉没入群山背后,再到星星一颗颗挂上蓝黑色的夜幕,村民们都能在大山中、溪水边看见一个女人和她的小马。
    枣红马已经可以驮100多公斤的重物了,但张春秀常常宁愿自己扛点,也不让它累着。
    17日傍晚,记者见到这一家子时,一家人全部打着赤足,穿着破旧的衣服,但马厮里的那匹枣红小马却周身打理得干干净净。马背上放马鞍的地方有点脱毛掉皮,张春秀小心地为它涂上药水。它不听使唤时,张春秀就靠在它耳朵边,摸摸它颈上的鬃毛,小马一下子温顺了。
    张春秀一边为枣红小马梳理毛发,一边流泪告诉记者:“什么事都得我一个人……我好苦,和这匹马一样的苦命,再苦也得扛着———因为这是我的家,只要我还能动,就得照顾他们。”这时,3岁的小儿子跑过来,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我想吃肉!”
    张春秀抱起儿子说,有一次,她实在太累了,坐在地里休息就睡着了。她梦见,丈夫能站起来了,儿子的腿也好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回锅肉……醒来时,发现枣红小马正在舔她的脸。


天气热了,张春秀每天都要给丈夫洗澡


为了减轻生活的负担,张春秀买了一匹马来帮她干活


[本日志由 周周 于 2006-07-22 12:04 AM 编辑]
上一篇: 面对心爱的人,请放下你的骄傲
下一篇: 七月二十五号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06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