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心爱的人,请放下你的骄傲

男人和女人已经冷战三个月了,双方不但依然没有妥协的意思,还已经把离婚的事摆到了议事日程。
事情的缘起其实小得不能再小。
婆婆过生日,作儿子的没和老婆商量就买了礼物,并且提早送给了母亲。结果回家又忘记告诉老婆了。
吃过晚餐,女人问男人:我们买点什么给妈作生日礼物好呢?
男人轻描淡写的说:这事不用你操心了,我昨天就已经买好送过去了。
女人从男人怀里抬起头,仿佛不认识似的睁大眼睛瞧着自己的老公:你再说一遍!
男人搂紧了女人,嗅了嗅她的发香:我已经买好了礼物,妈妈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女人变了脸色,推开男人,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你干嘛不和我商量呢?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老婆?
男人嘻皮笑脸的坐到女人身边,想要拥抱女人,女人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别碰我!
男人吓了一跳,感觉自尊受损,也变了脸色:你怎么啦?我买东西送我妈,也要你批准?我还有没有自由?
我明白了,你其实早就想要自由,是吧?早就嫌我碍事了,是吧?那你自由去吧!女人开始抹眼泪。
男人闷闷的,找了酒瓶,不再说话,一个劲的喝,酒气开始弥漫在男人和女人之间。
女人看男人自顾自的喝酒,没有半点知错认错的意思,怨气一分一分开始累加,又等了会,见男人持续沉默,便气冲冲去了卧室,门被狠狠的关上,发出震天的响声,差点把男人端手上的酒杯给震落。

那个晚上,女人占了卧室,男人倒也听话,乖乖的睡了客房,一夜无话。
第二天,女人没起床做早餐。男人也没叫女人起床,胡乱吃了点东西,在客厅等了好一会,卧室里依然寂然无声,男人既觉得失落,又很是生气,认为女人太不懂事。一个人去了母亲家,对老妈撒谎说老婆出差了时,心里强烈的恨了恨自己的女人。
女人其实醒得比任何一天都早,竖着耳朵在听动静。心里话:如果老公认个错,如果老公给做好早餐求她吃,如果老公请她一起去婆婆家,她会原谅他的。思来想去,也的确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他不道歉,就说明他没有诚意,没把自己往心里放。那是不可以原谅的。
女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还是有点信心的,因为她知道老公是极爱面子的,断然不敢一个人出现在婆婆生日宴席上。

但是,女人的信心很快被击得粉碎,她听见了老公出门的声音,那一瞬,她有些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使劲掐了一把胳膊,很疼。然后愣了会儿,很茫然的看着老公那挂在门背后的暗红色睡衣,有那么几秒,觉得老公穿着睡衣,像往常一样,亲切的,性感的,又有些猴急的朝自己走过来,她禁不住莫名的激动了一下,摇摇头,知道是幻觉,立即从床上跃起,赤着脚跑到阳台上,然后就看到自己那帅帅的老公,已经快要走到小区门口了。鼻子一酸,眼泪立马就来了。

从此,男人和女人连着好长时间不再说话,仿佛不认识,尽管天天在同一个空间出入,呼吸着同一间屋子里的空气。
事情也曾有过转机,只是女人没把握好,男人也未能坚持。
半个月后,女人的父亲过生日,男人想老婆不给自己母亲祝寿,这是老婆的不对。但总不能迁怒于岳父大人吧,尽管女人令男人颇为恼火的基因想来也应该是从岳父那承传的。但是,毕竟是长辈过生日。于是,他很花了些心思帮岳父大人选了样礼物,潜意识里其实也有那么点想讨好女人的意思。
他兴冲冲把礼物带回来,搁茶几上,然后冷冷的告诉正忙着拖地的女人那是买给她父亲的礼物。女人暗暗的就高兴了,心里话:算你识趣,知道以这种方式道歉。给了男人一个微笑,并附带上谢谢两个字。家里的气氛那一瞬间就有了缓和,女人甚至仿佛看到了云开雾散。
等男人上厨房时,急急忙忙打开了礼物,原来是一件深灰色的衬衣,就很不高兴了,尖声大气的说:你不知道我爸不喜欢灰色的么?你干嘛不和我商量呢?上次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你是存心要气我!
男人从厨房伸出头来,说:我怎么知道他喜欢什么。我给买了,你还挑三拣四,我妈生日你去都没去。你倒是说说,谁不把谁放眼里了!
你妈生日你有叫我去吗?你不当我老婆,我干嘛要当你妈为我妈!
后来,男人和女人开始比赛着骂粗话,男人骂架的功夫自然比不过女人,但动粗肯定比女人厉害,于是盛怒中打了女人一巴掌,也结束了那场争吵。女人却把这巴掌的疼深深的印到了心脏上,并时常在深夜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要狠狠的翻阅那种疼痛,每翻阅一次就会自怜自爱一回,就会暗暗的毫不容情的声讨老公一回,就会把恨意加浓一分,就会流更多的眼泪;就会想起少女时代曾经对自己一往情深的阿某某再某某三某某,就会觉得自己眼光真是差啊命可真是不好遇人真是不淑啊。

日子就在这种冷漠中,一天一天的过去;而情感,也在一天天的冷漠中,越来越陌生。
离婚的事,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下提出来的,是谁先提出来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感觉一切真的已经无法挽回。——女人对我说这话时,我分明看到她眼中晶莹的眼光。
还爱着他?我小心翼翼的问。
她叹了口气,说:怎么说也相爱了那么多年,也同床共枕了那么多个日子。真的要分开,还是会觉得很痛,像分割自己的肢体一样的痛。
为什么不试着和解呢?我问。她的脸有些苍白,显得很憔悴,禁不住也有些怨她的男人。
她摇了摇头:可是,是他先做错了,后来还打我,他都不道歉,我怎么原谅他?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仿佛那一巴掌已变成了永久性的文件,再也无法删除。
但是,你也有错啊,说一声对不起就真那么难么?
为什么要我先讲和?他是男人哪,男人就应该让着女人。他欺负我,还要我让着他,天下有这样的道理么?
就这样分手,不觉得可惜么?
那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要我求他?不,不可能的!其实只要他说一声对不起,我会原谅他的,我甚至会更爱他。烟雨,很多个夜晚,我悄悄的跑到他睡的客房,瞧着他熟睡的样子,流着眼泪。我那么爱他,那么在意他,所以我真的很渴望他能够也那么爱我在意我,拥着我,为我擦去眼泪,告诉我不会再伤害我,不会再不尊重我。烟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一生一世的守着他爱恋着他。可惜,他一直没有任何求和的表示,他每天晚上都睡得那么沉,每天照样的吃得好喝得香,他一点儿也不心疼我的憔悴。我想,在他的眼里,我是不值得他说抱歉的。说到这里,她已经泣不成声。
我帮她擦眼泪,看她那么难过,心里更是有些埋怨男人的顽固。
我说:既然你那么爱他,那又何须在意谁先道歉呢?
烟雨,这已经不是谁先道歉的问题了。而是检验出了他爱我的深浅了。
别把问题升级,好么?
我能够不这么想么?
可是,你不会后悔这么草率的决定?
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后悔。但是,今天,我决不妥协,决不低头!
那么,你坚守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的骄傲!女人说这话的干脆令我感觉情感的某个小窗被啪的关掉了。

第二天,我约见了男人。
当他坐在我面前时,我把握不住他的心思。他看上去显得很疲惫,心事重重,却又有些无所谓的样子。
所以我问他问题时,颇有些犹豫:是不是已经不再爱她?
怎么说呢?他停了停,好像在回忆什么,然后继续说:她的确是个很出色的女人,或许将来我无法再遇到一个像她那样令我动心动情的女人了。但是,有些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什么原则?我追问。
他看了看我,说:男人的尊严是不容践踏的!
我相信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充满了不屑,因为我的话开始变得很不客气:你觉得你老婆践踏了你的尊严?那么请问你的尊严是什么?难道对自己的女人说一声对不起你的尊严就有没了?
我有我的骄傲!男人也很不客气的发言了。
骄傲?你的骄傲重要还是你的爱人重要?向自己的爱人求和难道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吗?你要搞清楚,在什么事情上需要保持你的骄傲,在什么事情上你的骄傲一钱不值!
既然她那么爱我,那为什么她不能向我道歉?就一定要我先说对不起?
她是女人,女人比较容易受伤,女人喜欢被呵护被宠着的感觉。不是说男人胸襟如海么?你就容不下一个女人的骄傲?
不是容得下容不下的问题。我是男人!我需要维护我做男人的权威!
笑话!男人的权威就是在女人面前说一不二?就是永不妥协?你想要以此证明什么?证明你很伟大?很清高?很与众不同?那么,你现在已经得到了证明,你高兴了?开心了?快乐了?幸福了?功德圆满了?
男人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深深的陷进了座椅里。

如果你真的还爱着,就别把头昂得那么高!爱情词典里,是没有骄傲这个词的!放下你的骄傲,赢回的是你的真情真义!
——我把这些字分别发给了男人和女人。


上一篇: 读心术
下一篇: 悲苦女人和马撑起一个家(图文)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62
ヤ芳ルの[2006-08-20 03:01 PM | | | 219.138.212.70 | del | 回复回复]
地板
男人和女人应该和好如初了。呵呵!
元宝[2006-08-09 02:34 PM | | | 61.234.185.56 | del | 回复回复]
板凳
呵呵,有道理,好久没有来看看了
叶子[2006-07-16 11:34 PM | | | 61.53.65.137 | del | 回复回复]
沙发
感悟颇深,明白了。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