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欺负老外不懂中文

有两个女生到法国留学,刚到巴黎,在街上看到一个黑人从对面走来,一个对另一个说: “真黑啊。”那个黑人马上走到她们面前说了一句,“就你白!”

我朋友一再告戒我,在国外不要乱说中文。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碰到过外国人懂中文的事,已经有好几次了。”他和朋友在leipzighpf麦当劳吃东西聊天,正说着湖南人的话题,因为朋友是湖南人,结果有个德国mm在边上插了一句,说:“我知道湖南人,不是很好,我看过一本书。”我朋友当时吓得楞了好几秒,没回过神。他从此以后都不在外说中文了,哈哈!

更强的是我一个印度同学,一次有人问他,“听说你会说中国话,是么?”那印度人立刻用中国话说:“你有毛病么?你看不出我是印度人么?我不会讲中国话。”立马抽丫的!

在法兰克福的地铁上,对面坐了个高个儿,俺跟同伴随口说了一句,“那家伙腿可真长啊……”没想到那老外居然问俺:“你有多高?”吓了俺一跳,后来俺们还用中文聊了会天。他说,“你们中国人天不怕,天不怕,就怕洋鬼子开口说中国话,哈哈哈……” 最后道别时,那个家伙居然还是用上海话说了一句“再会”,俺当时差点晕倒在地……

我朋友的一件真事:朋友一次到东京出差,在一个高级大厦的电梯里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穿着暴露的女郎走了进来。我这位朋友就小声问旁边的同事:“这是不是鸡啊?”谁料那个女郎猛的一回头用标准的京片子说:你丫说谁呢?小样儿!找抽吧?”

俺一同事(MM)在美国某机场,她和另外一位(也是MM)看见前面走着一位白人老奶奶,巨肥硕那种的。俩MM在后面用上海话说:“也不知道吃什么能吃得这么胖?”白人老奶奶回头,用上海话答曰“吃饭啊!”

我们一同学,在纽约,问路,一个巨pp的金发美女,很热心,还会中文,遂带着他走了一段,聊天,那同学夸奖说,你中文说的真好;那mm的回答巨强,说 纽约就是中国人的殖民地,不会中文行么!哈哈

上次我老妈坐地铁去前门 结果睡着了 到站时猛然惊醒 随口说了句:是前门吗? 旁边一个外国小伙子 利马点头说:是前门!于是老妈下车……

有一次和老爸在法国才好笑,我们和4各人在电梯里,然后我跟老爸说了句,“老外好高”,那几个人告诉在法国我才是老外,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是丢人。 还在在法国,我在超市里找面包,嘴里不停地在说面包,面包,结果旁边一个人告诉我“面包在那边”,我还说了句“谢谢”。 在日内瓦吃饭的时候,竟然有老外和我说广东话,而且还很标准,晕啊~

我朋友在电梯碰到一老外. 那老外襯衫上三個扣子沒扣. 我朋友就跟她朋友說:\"那老外胸毛很性感\". 那老外立刻回以中文:\"謝謝\".

和朋友在一家韩国餐馆吃饭,服务生有西瓜太郎一样的头发,被我们评论了半天,最恐怖的是在那人给我们上菜的时候还肆无忌惮的说,n次之后,估计那人忍无可忍了,我们的炉子灭了,叫他给点火,那男人用标准的中文说“小心火,慢慢吃”,当时我们三个人疯了,愣是没听懂!他有用英语说了一遍,我们才缓过神来,大惊!完全无语!这顿饭的后半部分都没怎么说话,被吓的!要知道我们在那家吃到了vip,这个过程中都不知道说了多少乱七八糟的啊!晕死!

还有一次是统计课,老师教limit,下边一同学估计是没听清楚,顺口问了一句“什么?”,老师说:“极限啊!”同学惊,我不解。 便问旁边的人:“极限什么意思?没听过这个词,怎么拚?”我同位也疯了,大吼“中国话你也听不懂了,limit极限啊!”我恍然大悟状。从此洗心革面,再不敢在这个金发大胡子的课上胡说八道。

我一朋友在国外,当时坐地铁,站在风口太冷,就很谨慎小心的遛到旁边一外国男生的旁边,让他挡风,然后,就听那哥们说,“挺聪明的嘛!”当时她就傻了。

还有一个老外,楞是用标准的中文告诉我说,他最欣赏中国人在冬天的一个习惯,烫脚,好舒服啊。

我是济南的,一次我爸爸的同事几个去美国出差,到超市买东西,拿济南话讨论,这是旁边有个美国人过来用标准的济南话说:“你们是济南的?!”同事们暴汗,聊了一会儿,原来这老外是以前战争时期留在中国的美国人后代,同事问他:“那你英文怎么样啊?”
  老外一拍大腿道:“英语太他妈难学了!!!”

有次我同学在街上走,那天正好下雨,街道有积水.一辆车正好开过来,把水洒在我身
上了.我同学就很气愤.刚想开骂.忽然听见一个标准的成都话在骂:"我日你的妈哟."
 他一看,竟然是一个老外.

我在成都伊藤洋华堂(日本人开的百货公司)进电梯同时进来5个西装男
 我自言自语:“不晓得小日本开的地方的火锅好不好吃?”(这里五楼是小吃城。
 结果5个西装男对视后其中一个说:“我认为很好吃!”(典型的日本人刚学中文
的那种感觉)
 然后我汗得在四楼有人进我就出去了
 后来还是到玉林吃的

有一次我在小区的露天摊子那吃砂锅,挥汗如雨,如痴如醉,旁边正好是南大的教工
宿舍楼,结果一中国籍年轻女子拖着一小黑鬼,大约5岁从我身旁走过,一边走一边
回头看我,口水滴滴的样子,最后突然用标准的南京话冒出来一句,“妈,我要吃沙
锅!”我一口粉丝差点没喷出来.

我朋友有一次在多伦多的华人街上看到的一个很帅的老外警察,很高。他们就在议
论:“真帅 ” “我就喜欢这样的,制服诱惑".过了一会,一个问另一个几点了,另
一个说没戴表。这时老外转过头说:“两点一刻”。我朋友:黑线~~~。。。。。。

有一次我和几个朋友在伦敦的一家台球房打台球, 旁边有一个长的巨难看的黑人. 我
的两个朋友就开始讨论他多难看多难看多难看, 讲了足足半个小时. 估计那个黑人实
在忍不住了, 忽然走过来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 " 朋友, 麻烦有火吗?" 我两个朋
友当场傻掉.
  
 还有一次, 我和我一个朋友刚从国内回伦敦, 在希斯罗机场的地铁站想搭机场快线,
但是一时找不到站台就站在哪里讨论. 忽然一个声音告诉我们: "机场快线在那边!"
我们转身一看居然是一个阿差(印度及其阿拉伯等沙漠地区人). 吓一大跳. 我朋友谢
过他后用上海话对我说: "好厉害啊! 中文真好!" 不想那阿差回过头来用字正腔圆的
上海话说: " 谢谢!" 我们当场吓傻.




上一篇: 专业
下一篇: 十秒钟让您的系统永久正版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6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