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软,小妮子,丫头

我写的东西基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散文,没有一定的主题,没有一定的中心,思绪如风,想到哪儿就写到哪里。我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将任何文体都写成散文,包括说明文,甚至留言条,个人简历等。
前几天将杀软换成了McAfee,机子一下子清爽了许多,跑的倍儿欢。以前用的是卡巴,用了有一年多吧,杀毒效果自不必说,在网上专找有毒的网站去,真正的万毒不侵。不过唯一的一点就是太占资源,有时候正玩的欢,它突然一阵卡卡响,我就知道坏了,机子肯定要处于半瘫痪状态,果然,有那么一分两分钟的机子动弹不行,甚是不爽。其实一直知道McAfee不错,据说是微软的御用杀软,早就想换。但转念一想,卡巴其实也不错的,虽然占资源,但杀毒效果一流,鱼和熊掌,哪能都兼得啊?所以就一直拖到前几天才换上McAfee,也不知道是种惯性还是种惰性。用了McAfee几天,感觉挺不错,回来让小妮子也别用卡巴了,改换这个。
又说起小妮子了,呵呵。一想到她脸上就不自禁的有了笑意。跟她谈恋爱的感觉越来越好,就像吸毒一样,慢慢的上瘾,就再也戒不掉。前几天她给我打电话,我问她说:如果我们以后很穷,没钱,也没有房子,那怎么办?她说:没房子怎么了?没房子我们租房子不成吗?没钱怎么了?我们有手,不会去挣吗?我对她说:知道吗,你说这话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你就像一朵盛开在黑夜的玫瑰,开的铿锵有声!
若真有妻如此,夫复何求?一时间像被幸福揪住扇了两个大耳刮子,竟再也不分东南西北。于更变本加厉的疼她,恨不得含在嘴里,放进心里。只是身在两个城市,只能想着我住长江头,卿住长江尾,终日思卿不见卿,共饮一江水,以此来聊以自慰了。不知道再见到她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到那时候,我只想紧紧的抱住她,一句话也不想说,希望我们拥抱那一刻的时间定格,到天长地久。。。。
小妮子是我这辈子最疼的女人,以前不想许的,不敢许的,现在统统一骨脑的塞给了她,结婚,戒指,那些我曾经千方百计要逃离的东西,现在却像飞蛾扑火,明知那是下一世的轮回,仍不怨不悔。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丫头,这辈子最疼我的女人,我不认为可以再有人可以像丫头那般的疼我,自始自终。我和丫头成了很好的朋友,有时候上天真的很搞笑,记得那天我和小妮子分手的时候,是她帮我给小妮子打的电话。那时的我好无助,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想到丫头,想到那个曾把我当孩子一般溺爱的丫头,于是我给她打电话,在电话那头放声大哭。后来丫头对我说,她说:你知道吗?那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我本来应该感到很高兴,很幸灾乐祸才对,原来你也有今天,但是我就是没有那种感觉,我只是感到很难过,很心疼,我心疼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我想起和丫头在一起的时候我的任性,多疑,自私,霸道。还有对她的种种伤害和她对我的种种包容。如果说这辈子我非要欠一个人的话,我只欠丫头的。最后一次见面分手的时候,我在她家的楼底下,与她相拥,我在她耳边说道:丫头,你一定要过的比我幸福,一定!她不语,只是泪水打湿了我的肩头。然后分开,转身,回家。
小妮子,如果你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希望你能懂,丫头现在有一个很疼她的男朋友,而你是我现在最爱的人,现在这个样子很好,有些东西的确从我的生命中划过,我记着,感激并且感谢,但不再是爱。

[本日志由 周周 于 2006-02-24 10:49 PM 编辑]
上一篇: 最强版明星脸
下一篇: 懂事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9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