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书

你回郑州上学了,今天中午走的,我不能去送你,因为你爸爸妈妈会送你。我希望有一天,你的父母可以接受我,可以让我大大方方去送你,还可以给你一个拥抱。
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手机就放在旁边,十二点三十七分四十二秒,你的短信过来:乖,我走了啊,不用回了。我看完以后,傻傻的坐在那里,想起这些天与与你在一起情景,一幕幕的急速后退,我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你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很难受。虽然我知道只是暂时的别离,可是我就是很难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在这个城市,你已经成了我的空气。
记得昨天在麦当劳里,我用薯条摆出了I LOVE YOU,你把它拣起,一根根的放进嘴里,我也拣着往嘴里放,到最后几乎是用抢的,呵呵,傻瓜。虽然一直是个被宠坏的小孩,但是我也开始学着去疼人,去让你知道我爱你,疼惜你,但是我做的并不好,有时候,我做了一件很得意,让你很开心的事情,我就会像个孩子般的拿出来炫耀,说:看看,这是我为你做的,你喜欢吗?我厉害吧,呵呵。其实我知道,这是不应该说的,但是我绝对没有一丝让你觉得有欠我的意思,没有,真的。我为你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很快乐的去做的,我很幸福,可以有一个人让自己去疼。人家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记得我也给你讲过这个故事,为你,我什么都舍,不过我从没想得到什么,可以让我去疼你,这本身就已经是你给我最珍贵的宝贝了。我很知足了。
今天下午你回到了学校,我们打了三次电话,你打给我一次,我打给你一次,接着你又打给我一次。我们两个又开始贫嘴,互相打击,我叫你大头妹,你叫我大头弟,不想对你说我的思念,因为不想看见你难受。
与你一路走来,相识到相恋不过短短月余,却感觉轮回几世,中间一波三折,大喜大悲。其实真正的爱情,哪有不经历风雨的,如果一路走来顺顺当当,年老的时候回忆起来便早已没有了味道。所以,我不奢求与你能顺顺当当的走过来,但求无论遇见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不是伤害,你我都会陪在彼此的身边共同面对,从此,不管多少艰难困苦,都不再是一个人。
你说如果早两年遇见我该多好啊,是啊,那时我还在郑州上学,正值书生意气,年少轻狂。如果那时你真遇见了我,我也未必会懂的珍惜你,遇见不分早晚,只看遇见的时候是否合适。而且,一切自有定数,月老早已把红线牵好,中间一环扣一环,哪一环出了错,我们都不可能相遇,所以我前几天刚发表完老天是个精明的帐房先生的言论,今天就又开始说月老是个出色的数学家。因为他把一切都算的很精确,早不得,晚不得,错了一点便可能错过了一世。每一对恋人,都是他的一道方程式,解对了,便幸福的的走在一起,美满一生,解错了,就错过,就分手,还有更惨的就变成了同性恋。
我知道郑州天气干,风大,记得一定要多喝水,要吃的饱,穿的暖,不要学人家减什么肥,你这身板再减的话,以后大风天气出门就找个胖一些的跟你一起,风吹起的时候你可以拽着人家,也不至于被吹跑。要不让人家往你身上系根绳也成,学学无极,记住,绳子一定要找结实的。虽然你瘦了点,但也是近一米七的个儿啊,也该是不轻的了。呵呵呵
好了,也晚了,本来胡乱写点东西睡的,写来写去,变成给你写信了,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定个什么题目,我记得你定不了题目的时候就索性写个无题,倒也痛快,可是如果我也定无题,那不就区分不出你我文化底蕴的高低了?(又打击你了,没关系,打击啊打击的就习惯了,何况这是事实嘛,哈哈哈)思来想去,突然想起林觉民的《与妻书》来,不过我们是生离,他却是死别,我自不敢同他相比,但情真意切我亦不逊于他,于是斗胆借名一用,洋洋洒洒的完成了这篇我为你写的石头版的《与妻书》。晚安,宝贝!

[本日志由 周周 于 2006-02-19 01:53 AM 编辑]
上一篇: 别离
下一篇: 一个女生的十年(很真实,很感人……)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53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